一句“来了老弟”不是亲人胜似亲人黑河腰子姐获抖音千万网友点赞

真钱百人牛牛发布于2020-05-27 17:12|热度:

  “来了老弟”,当陈丽美喊出这响亮且亲切的四个字,陈丽美不再是陈丽美,而是大名鼎鼎的“黑河腰子姐”。

  不过一年,黑河腰子姐在抖音上就坐拥160万粉丝,1000多万点赞。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款短视频app一直被它的回音笼罩。当抖音盘点2018年十大流行语时,“来了老弟”打败“我怎么这么好看”和“真好体”,一举拿下冠军。“颁奖词”是这么说的:短短四个字喊出口,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黑河腰子姐和贾玲一起出现在浙江卫视的《王牌对王牌》节目,“她看着和我差不多,同款笑容”。在舞台上,她管华晨宇叫“老弟”,沈腾开她玩笑、与她一起录抖音,对着镜头喊“来了老妹儿”。

  腰子姐凭着四个字,进入了一个她从未出现过的世界:把腰子烤到沈阳的《百姓春晚》;在央视的《开门大吉》流下眼泪;看明星们如何被工作人员簇拥;在女性创业者大会上,对着台上的马云喊话,向他借钱。前几日,湖南卫视的综艺《笑傲江湖》中,陈赫还提到做烧烤的腰子姐,“他还知道我呢”,腰子姐得意地说。

  在她出生的屯子,老乡瞧见她爹妈,总会说一句“你姑娘行了”。“也不知道人家是讽刺,还是咋地,”腰子姐说,刚红那会儿压力大,有人说她膨胀了,有人说她要长相没长相,要才艺没才艺,凭啥火,说得她吧嗒吧嗒掉眼泪。网友们的负面评论她不敢回复,怕人家说小气,况且人家说得也对,“你要啥没啥,怎么能火?”

  实在憋不住了,她也想解释,说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会忘本,也不会“飘”,但身边人劝她,解释也没有用,没有人黑你,你怎么火呢?网络就是这样。

  后来她还是决定发个视频,一个素人中的素人,面对突如其来的名望,站在镜头前一遍遍检讨自己“没有膨胀”,她攥着两只手,也不敢像往常一样咧嘴笑,害怕人们不再爱她。

  发完又觉得委屈,“30 年了,我从来没出过远门,为啥我就不能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呢,难道就只能守在烧烤摊前吗?”

  腰子姐出生在1990年的黑河,那时她还是陈丽美。打她记事起,父母种地就没赚过钱,背影中总是隐藏着一匹漆黑的骡子,一块玉米地,和一片永远是下在年初的冬雪。

  初三毕业后,陈丽美不再上学,跟随母亲回山东老家打工。家里穷,亲戚们都不愿搭理。母女俩在纺织厂干了两年,没事的时候,陈丽美就聊QQ,与老同学郝伟利联系上,他后来娶了她,成为“小胖妹夫妻特色烧烤”的唯二的员工之一,再后来就成了抖音里若隐若现的“姐夫”。

  不管下雨、下雪,两个人都支个棚子烤,一天能卖个三四百块。冬天收摊早些,大多在晚上十一二点钟;夏天就说不准了,常常干到凌晨两三点、三四点。现在虽然她不出摊了,晚上早早躺在床上,眼也睁不开,头也疼,可就是睡不着,“习惯了。”

  “我为啥胖,生活不规律,内分泌失调。”陈丽美以前也胖,但不过一百二三十斤,后来每天下午两三点钟才能吃上一口饭,半夜十一二点再对付一口,烤个串或买个冷面。

  这些年过来,陈丽美挺知足,“从来没伸手找人借过钱”。他俩常穿几件洗不掉油的衣服,19块钱的裤子。有一年过年,兜里有2000块钱,买完年货就剩四五百块,朋友招呼去玩扑克都不敢去。两人初四就出摊了,“我俩就靠自己,一年不舍得歇。”她说黑河没有什么工厂,出去打工也是那点钱,不如在家烤串自由。

  这都不算难,难的是对家人的亏欠。“儿子今年7岁了,除了我生完陪他的10个月,跟他在一块的时间顶多一个月。”儿子常常觉得孤独,有天突然从床上坐起,对姥姥说,“别人都有妈妈,我咋没妈妈呢?”“哭得嗷嗷的。”一说起儿子,陈丽美心里就不得劲,偷偷抹泪。

  烧烤摊是在今年3月取缔的,此前风声就很紧,有时晚上9点后才能出来,有时被追着跑,旮旯胡同里埋着,要是被收走炉子,这一天就白干了。

  遇见那位令她出名的“老弟”诤友是去年8月中旬,对方绕着几排小摊从头问到尾,能不能配合拍个抖音。很多人拒绝了,直到遇到陈丽美夫妻,“拍呗,也没太大事,行,老弟。”

  后来,这句东北口头语“来了老弟”从诤友的手机传到亿万个端口,第二天就为他增长了2万个粉丝,500多万点击量。半个月增加了100万粉丝。

  一开始,陈丽美还没有抖音账号,等到诤友有第50万个粉丝时,她下载了抖音,想来想去,决定起名黑河腰子姐。

  去年九十月份,烧烤摊忽然来了许多人,有从三亚来的,有从广东来的,有坐飞机的,有坐高铁的,来了就用手机把黑河腰子姐包围,“给我整懵圈了。”“那时我才知道抖音的力量太强大了。”

  “人家来了都让我喊来了老弟,刚开始我不好意思喊,我寻思这都多大岁数了,四五十岁,让我喊老弟,这给人喊错了再跟我急眼。”腰子姐说,到了十月份,黑河已经开始穿绒衣,烧烤摊人流减少,但只要她一来,排队能排两个小时,人家也不催,“拿个手机对着我,那家伙乐的。”她一晚上能喊千八百声“来了老弟”,嗓子哑了一个多月。

  她纳闷,怎么就火了呢?后来在参与一档节目时,嘉宾们对着她分析,说并不是四个字火了,而是她的实在、亲切、勤奋和认真。

  火了一年,生活比以前确实好了。她跟妈妈说,想吃啥就买啥,啥也别寻思,妈妈舍不得买,她又说儿子想吃啥就买啥,两口子在外赚钱就行。

  “人家说我不要忘了初心,初心是啥,不就是想要生活过得更好些吗,我一直不会忘的。”她怀念起在烧烤摊起早贪黑的日子,梦想着什么时候能开一家自己的烧烤店,“200来平,一天乐呵呵的挺好。”

  她以前在家跟老公着急拌嘴,一到摊上,心情立马敞开了,串串、摆串、刷盒子里的腰子水、引碳,把料撒得均匀,烤得滋滋冒油。常客说她烤得细心,不着急,比她老公烤得好。

  她戴着口罩,头发往后梳,常穿不显脏的黑衣服,看着不像个90后。“我埋怨父母给的这个名字,听着像讽刺似的,不过我早前也挺好看的。”陈丽美发出腰子姐那让人心里一亮的笑声,来了句“是吧,老弟!”

  北青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今年40岁的曹华军已在机床及机械传动领域潜心研究了20年。这位重庆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发出的技术——“齿轮高速干式滚切工艺”打破了国外垄断,使我国齿轮制造向高端迈进。

上一篇:小学生疫情黑板报图片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 上一篇:小学生疫情黑板报图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