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惊现“黑心棉”加工村 黑暗作坊触目惊心(图)

真钱百人牛牛发布于2020-05-27 17:10|热度:

  近日,本报接到举报称,有人公然利用废弃物品加工黑心棉被、黑心床垫和黑心毡垫。而据权威部门检测,此种棉垫一旦流入市场对市民健康危害极大。1月4日至5日,本报记者乔装成外地客商相继潜入沈阳市于洪区大潘镇小潘村和造化乡白家村进行暗访,大规模的黑加工厂(点)、极其劣质的加工原料和特别恶劣的加工环境令人震惊。

  采访中,据加工点知情人员介绍,这些利用垃圾加工出来的棉被、毡垫和床垫主要销往九路家具城、宁官家具市场和城郊地区的一些家具工厂。知情人员还透露,这些棉垫除做沙发、床垫外,还作为廉价羽绒服、棉鞋的内衬和辅料。

  4日上午,记者接到举报称,位于沈阳市于洪区大潘镇小潘村有一家加工点生产各种棉被,看情景好像是非法生产的黑加工点。几经打听,记者找到了这个加工点,发现院内的角落里堆满了各种收上来的破布烂线头等杂物,摞得高高的,一些加工成的成品和半成品随意的散放着。

  昨日上午,记者又收到举报称,在沈阳市于洪区还有一家更大规模的黑心棉垫加工场所。下午1时许,记者来到沈阳市于洪区造化乡白家村暗访。据举报人介绍,这个村里有10余家家庭作坊,小的在五六十平方米,大的有五六百平方米,他们几乎天天大量利用废弃边角料、塑料编织袋和回收来的垃圾棉絮、麻袋片加工毡垫、床垫和“羽绒”,因其加工规模较大,已经形成网络。他们十分警惕,几乎天天有人在村口放哨。举报人最后提醒记者,要小心行事。令人惊讶的是,临街的几户居民家院内都堆放着小山似的麻袋片和废弃布条。

  果然,乔装成外地客商的记者刚到村口就被一名身穿紫色大衣的女子“盯住”,记者迅速分散行动,采访车很快驶出村外。

  在村东面,一个加工点被四面高高的围墙围在里面,只有几个小窗户开着,正向外冒烟,走了一圈,记者也没有发现大门。这时,有一名妇女头戴围巾,从窗户里面爬出来警惕地看着记者,记者表示是外地客商想采购点毡垫。随后,记者顺着妇女爬出的窗子跳进厂房。阴暗的厂房不到100平方米,几名工人正在几台机器旁边清理棉絮,四处飞扬的“黑色棉絮”和灰尘呛得记者咳嗽不断,工人们戴着的白口罩已经变成了黑色,挂满了发黑的绒毛。烟尘滚滚的室内几乎无法看清对面的人。据一名自称姓张的老板模样的女子介绍,她们主要加工毡垫,但警惕的女子似乎对记者不太内行的询问有些察觉,当记者提出要看看毡垫成品时遭到拒绝。

  顺着村子里的小路,记者继续往西走。不远处,一堵高高的大墙挡住了记者的去路,在墙边有一大堆碎布条和废旧棉布被一张很大的塑料编织袋盖着。打开编织袋,小山似的废旧布条散发着难闻的味道,其中一些布条十分肮脏。

  在村子的西头,一扇大铁栏杆门后面有一个工棚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打开工棚的布帘,里面竟然堆满了加工好的灰色毡垫。记者仔细查看了一下,灰色毡垫的成分居然有塑料编织袋的碎片、麻袋的碎条和扎手的纸屑。

  继续往村里走,一工厂的大墙下面有一个黑色的排风口,里面机器轰鸣,排风口向外排着黑色的灰尘。墙上面的几处小窗户全部被塑料布封死,记者顺着塑料布的缝隙注意到,里面有10余名工人正干得热火朝天。

  转到前面,记者发现,这个工厂的厢房是加工车间,中间是住人的地方,后面有两个通道,分别通往后面高高的大仓库内。走进院子,里面堆满了加工好的和正在加工的灰色毡垫,加工车间里面有人正往外面院子里的一台三轮车上抬加工好的毡垫。见到记者来了,立即从里面走出两个工人对记者进行盘问,其中一个小伙子手里拿着一把被磨得出了刃的长条刀片,并不时地在记者面前晃动。一名记者与两名男子周旋,另一名记者走进车间观察情况。昏暗的车间内,黑色的棉絮四处飞舞,墙壁、窗户及地面、房顶都挂满了发黑的绒毛,几名工人中有几名戴着塑料的口罩,还有两名工人戴着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有几名女工人竟然什么都没有戴,虽然呛得直咳嗽,但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在加工车间,几台机器正将一些废料压扁,然后放到一个滚轮上进行加工,成品大小正好是一张单人床的床垫。

  另外一名记者来到后面的仓库发现,里面有几名妇女正在拆剪塑料编织袋,工人告诉记者,这些都是用来做毡垫用的,成山的毡垫成品一卷一卷地摆放在里面。

  记者询问,生产这些毡垫是否有各种证件和许可。一位一直跟着记者的女子说,老板不在,但各种手续都有。记者问,工人的生产环境合格吗?女子说,他们愿意干,老板愿意给钱,双方都是自愿的。记者最后也没有看到女子所说的手续。

  走到村子的最西头,记者发现,一间闲置未用的平房里面全是床垫大小的垫子。十分巧合的是,尽管记者走访的几家业主都没有承认毡垫是做床垫用的,但这个仓库里面的厚毡垫既有单人床大小的,又有双人床大小的。

  在一个比较整洁的院子里,一个男子听说记者要买床垫,立即热情地将记者介绍到隔壁的屋子里面。一位大娘告诉记者,刚刚看到的那些毡垫都是做家具床垫的,也有做沙发垫子的。男子还告诉记者,这段时间风声很紧,很多人家都不干了,现在大约还有10多家在干,很多都是垃圾垫,用废料做的床垫,里面还有塑料袋子。而有的加工出来的毡垫还用来做鞋,加工出来的棉絮用来做廉价羽绒服的“羽绒棉”。男子和大娘告诉记者,这些毡垫基本上都卖到一些家具厂,还有九路家具城、宁官家具市场等地。

  离开大娘家,记者来到村北快到路口的地方。一个五六百平方米的厂院内堆满了垃圾碎布、棉絮,一名男子正在几台打花机前清理机器。

  下午4时许,记者离开白家村时,回头看到那两名手里拿着“家伙”的男子一直跟踪着记者。记者立即上车离开了村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曲霉形态特征 返回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曲霉形态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