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一家具厂涉嫌伪造品牌床垫

真钱百人牛牛发布于2020-05-27 17:10|热度:

  昨日下午,海口工商局以及省质检所执法人员在琼山区石塔村一家具厂,查获了一批涉嫌仿冒品牌的床垫。

  工商执法人员依法对涉嫌仿冒品牌的床垫进行暂扣,并将部分床垫送往省质检所进行检测,同时对一辆营运车辆进行暂扣。

  昨日下午,根据消费者投诉,海口工商局专业市场分局、省质检所执法人员来到了海口市琼山区石塔村一家具厂。

  据了解,一位消费者购买了一床床垫,没用半年床垫就出现了霉点,他怀疑其质量有问题,于是便匿名向工商部门投诉。

  根据消费者提供的生产厂家的地址,执法人员一起来到石塔村,经过明查暗访,终于在一个十分偏僻的地方发现了这家家具厂。

  昨日15时30分许,记者随执法人员赶到了现场。这是一个约700平方米的工厂,多名工人正在对一些半成品加工,许多已经加工好的床垫堆放在一起,空地上、隔板上堆放着弹簧、木板、铺垫物、椰丝等物。

  执法人员从现场找到了一大堆品牌床垫的宣传单,其中包括宝迪、迷尔派斯、鑫美兰、雅来宝等多个品牌。工商执法人员发现,宝迪以及迷尔派斯均是佛山市顺德区龙江镇集北金域印刷厂(床垫生产部)监制。工厂老板张先生称这两个品牌是顺德一家企业授权给他们生产的,但无法提供出完整的授权资料。

  执法人员在已经制好的床垫压膜里还发现了一张合格证。合格证上除了型号、规格、厂名、厂址、电话以及一个代表着合格的小三角之外,再也找不到什么有效信息。

  检查中,王工程师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堆放在一边的弹簧边角上不少已经生锈,这些床芯没有经过防锈处理。工厂负责人张先生听到王工的话后,赶紧说他们做了防锈处理,他们是利用淬火做防锈处理。王工程师反驳说,淬火只能对床芯弹簧进行柔软度处理。如果没有经过防锈处理,在比较潮湿的情况下,只要2个月左右,床垫就会有锈斑,将严重影响床垫的使用寿命。

  近700平方米的工厂里,13名工人各自忙着手头的活。在工厂中部,记者发现一堆旧床罩丢弃在一边,一名中年妇女正用机器将两块木板拼在一起,钉在床板上,然后便将一块海绵钉在床腿上。没过一会儿,她便用新的蓝色床絮铺在了木板上。

  正当工商执法人员对工厂的各种证照进行检查时,省质检所机电产品检验室王工程师认真地在工厂里检查着厂房里的材料。走到一堆灰白色的铺垫物的旁边时,王工发现了一堆颜色看起来古怪的东西。透着阴暗的光线,他打开其中一床的一角,指着那有些泛紫发黑的东西说,这个就是土制毛毡(俗话叫“黑心棉”)。在王工的强烈要求下,工人将其抬到了门外。

  记者看到,毡垫上夹杂着破布头、烂棉絮,其中还有一些芦苇叶之类的东西,固定在尼龙编织袋上,看上去肮脏不堪。

  王工说,这些毛毡目前还不能断定是用什么东西制成的,但是根据其多年来检测床垫的经验,初步判断是用边角料、废料做成的,甚至可能还含有医疗废弃物,漂过色的药用纱布经过粉碎后再用土法固定到尼龙编织袋上,通常都会有一股刺鼻的气味。

  据介绍,这些毛毡存在着大量致病菌,主要有绿脓杆菌、葡萄球菌等,这些细菌对产生严重的危害。另外,不良的弹簧结构还会在翻身时不停摇晃震动影响睡眠质量,引起腰酸背痛,用于粘和填充物的胶水大都是含有苯等物质的劣质胶水,还会散发出对有害的气体。

  工厂负责人张先生辩解说,那些质量很差的毛毡并非用来加工床垫,只是运送货物时放在车厢里防止床垫被磨伤。

  然而,执法人员发现,那些毛毡裁剪得整整齐齐,与他们所用的铺垫物一般大小,放置在一起。面对执法人员的质疑,工厂负责人张先生坚称他们并未用其生产。

  工商执法人员随后还在工厂里发现了几个文件夹,里面详细记录着工厂2006年几个月来的送货记录。执法人员发现这些床垫的价格比较便宜,价位主要集中在230元至440元之间。从销售记录上来看,床垫主要销往一些小型宾馆。

  据了解,从2005年6月1日起,《软体家具、弹簧软床垫》新国家强制标准开始推行。6月1日以后仍使用旧标准的产品将被视为不合格产品。

  旧标准对铺垫料卫生要求相对简单,而新标准QB1952.2-2004中详细规定床垫铺垫料不得使用未经高温处理成型、消毒等处理的纤维性工业下脚料或用其加工的再生纤维状物质;絮用纤维不应漂白;不得检出绿脓菌等致病细菌。

  昨日17时许,经过现场清点,共有床垫125个,其中“宝迪”4个,“迷尔派斯”61个。工商执法人员依法对“宝迪”和“迷尔派斯”品牌的床垫进行暂扣就地封存,并将部分床垫送往省质检所进行检测,同时对一辆营运车辆进行暂扣。

  海口工商局专业市场分局有关负责人称,这是该分局首次查获涉嫌仿冒的床垫。如果该厂事后不能补充提供出相关品牌的授权书,且检测出来产品质量不合格,工商部门将依法对其进行严惩。